愿世上所有的信念终得归宿——写外语节观影活动后


作者:J1907王亦婷来源:发表时间:2017/3/22 13:02:27访问次数:6262

“If you spell this world correctly, you’ll be the winner. Spell brunneous.”

“B-R-U-N-N-E-O-U-S. Brunneous.”

“That’s correct. Congratulations.”

一个孩子站在台上,手中被塞进奖杯和鲜花,紧张的赛场气氛顷刻被洋溢的喜悦替代。

这个孩子赢了全美最流行的拼字比赛,the Spelling Bee. 这则电视广告如我们看到的,也被电视前的阿基拉看到了。《阿基拉和拼字大赛》的励志故事也由此启幕。

阿基拉是个11岁的黑人女孩,由于成绩优异,在学校里常遭他人排挤。6岁丧父,母亲一人辛苦维持子女众多的家庭,在阿基拉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中,一位教授带着Spelling Bee步入她的视线。阿基拉去了,从Spelling Bee校赛、区赛、州赛,再到全国决赛,阿基拉在一场场的Spelling Bee 中渐渐成长了起来,也成就了最终的夺冠。

Spelling Bee 在美国堪比华杯赛、希望之星在中国的热度。规则很简单,也很残酷,你可以询问有关单词的一切信息,可以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回忆单词,但拼读的机会只有一次,已拼出的字母不能改变。只是一字之差,成败便由此而生。

而阿基拉,一个初次闯入决赛的小女孩,就读于黑人学校,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,参赛起始,还遭到母亲的极力反对,到底是什么力量支撑她一路走来、披荆斩棘,成就辉煌呢?

电影中的情节不断在我脑海中闪回。校赛时,阿基拉双眼放空,如同领作业似的拿来了第1名的绶带,愤怒喊话——我不去!这是场灾难。不,阿基拉,她们只是惧怕你威胁到了自身而已。但阿基拉没有听,只留给我们一个离开的背影。我们可以确信,此刻的阿基拉,恨不得Spelling Bee有多远滚多远。

回到家,阿基拉看到Spelling Bee的电视广告,打起了些许兴致,但罢了,她只默默把brunneous记到了本子上,再无其他,原来,这么久了,她一直默默记着单词。

早晨,阿基拉睁开眼,大哥的脸在明媚的阳光中时近时远。阿基拉,昨晚校长来电话,说你拼字比赛表现很出色。我不想去了。为何?大家都要去看我。而且那儿有成堆我不认识的单词。那你害怕了?有时你的大脑要比身体聪明些,但我就是不喜欢我的学校,那就为了爸爸,你知道这对爸爸的意义,他会希望你参加这个比赛。爸爸,阿基拉的心颤动了,阳光的映射下出现一双摆弄着字谜的粗糙大手。爸爸,他多爱文字啊。阿基拉笑了,阳光涌上眼眸。爸爸,光越来越亮了。

那天的阳光,使阿基拉的心中多了一片绿茵,那片绿茵上是自家的庭院,有忙碌地摆弄着字汇游戏的大手和Spelling Bee

从那以后,阿基拉怀揣着梦想和脑海中父亲的映象,踏上了Spelling Bee这条道路。每场Spelling Bee的结束都预示着阿基拉人生的成长。而这一次,阿基拉战胜了怯懦,找到了真我,找到了内心深处的信念,不论是为了爸爸,还是自己,阿基拉迈出了第一步。

宁外的英语课上,Daniel 给我们讲了 by the leap of faith这个词组。相信因《刺客信条》熟知此词的不占少数吧。Daniel 说,中国的翻译都译成“信仰之跃”,但这毕竟只是字面。事后我去维基百科查过,leap of faith 是无条件信任的意思,凭着信念一跃,纵使脚下是万丈深渊,只因心中的念想,宁愿粉身碎骨。随心而跃,姿意驰骋。重要的是去哪里,而不是怎么去。每个人的青春都有目标,都有心中的那片远方。是因为去往的是心之所向,所以情愿披荆斩棘,哪怕遍体鳞伤。

在那个和煦的早晨,在那片阳光里,阿基拉感受到了Spelling Bee的召唤,那是她的信念、内心深处的渴望。从此以后,阿基拉不再是那个阿基拉,而是要进入全国决赛的阿基拉。初遇哈维尔,她问,You made all the way to DC?眼中满是崇拜和期待。她背下所有决胜单词,向教授登门道歉。离开教授后,那一叠叠明黄色的单词卡始终如阳光般照着她。

阿基拉有信念,她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到底需要什么。一路走来,阿基拉靠着自己的信念用了9个月的时间,啃下了几十本厚厚的名著,记下了几千个生僻晦涩的单词。日复一日,一张张明黄色的卡片充溢了阿基拉的生活。因为比赛,阿基拉不能像从前那样和朋友们一起hang out,为此经历了一轮友谊危机,又为此,阿基拉几次与母亲不欢而散。来自生活各方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接踵而至,压迫着这个只有11岁的小女孩。虽想过放弃,但阿基拉的信念成为她的支柱,那股强大的力量,抵御了种种艰难世事,只留下一个女孩和她那闪着亮光的单词卡。而这力量,不用我说也知道——就是信念。

生活中,我总是对信念的存在不置可否,那虚虚幻幻又摸不着的信念到底是何物?它的力量,真是如此神奇?从前我总是找不到答案。信念,平静之时仿佛一滩死水,浅可见底;汹涌时澎湃激昂,深不可测。平日里,一个人的信念有多深你无可得知,但有朝一日,若逼得那信念显形时,其力量震慑云霄。

泰戈尔说过,信念是鸟,它在黎明仍然黑暗之际,感觉到了光明,唱出了歌。就这样,阿基拉凭着心中的信念闯进了决赛,和迪伦取得了并列冠军,终于拿到了奖杯、鲜花不再是电视广告上的事了,它是真实存在的,是属于阿基拉的!

愿世上所有的信念终得归宿。